搜索
当前位置: 新利彩票注册 > 布谷鸟 >

兴业证券张忆东最新分享:美股走熊对A股是布谷鸟的音响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3-13 19:42 | 查看: | 回复:

  导语:“2019年,资本市场本身可能是28年之大变革。过去,一直没有old money,长钱、富钱,更多是短钱和穷钱。很多有上亿身价的企业家,心态还是穷钱的心态,是一种想要获得暴利的心态。有什么样的资金性质,就有什么样的市场。现在,我们从全球配置的角度来看,未来向中国市场配置的钱往往是大钱和富钱。”

  1,2011年底,我认为中国经济和股市的状态,可能是螺蛳壳里做道场,我对明年的看法,还是倾向于螺蛳壳里做道场,但我用另一句自己编的诗句,叫做“一溪流水泛轻舟”。

  2,关键词是在“流水”,为什么?因为我的方法论就是找到特定时间阶段的主要矛盾,主要矛盾在特定时间里,要配合长期、中期、短期来看。

  3,按照我的方法论,一年以上是长期,季度以上、一年以内是中期,季度以内的周度行情、月度行情,是短期。

  4,从中期视角来看,流动性是最重要的变量。我们认为,明年是山不转水转,可能基本面变量还很难有大的突破,但是“流水”,也就是流动性改善,我们倾向于比今年要明显一些。

  5,但是我们有个定语“一溪”,为什么叫“一溪”?因为我们倾向于不是大水漫灌,因为内外部条件各方面都会有制约。

  6,同时,溪水是活水,它反映的是变化,是从此前的一刀切政策开始向市场化方向回归,有点拨乱反正的修复。

  7,但是“泛轻舟”的意思是说,没有大机会,也不要指望着明年是个大牛市,可能会有一些结构性的机会。

  从一年维度的中短期角度来看,明年和今年最大的变化应该就是货币政策的改善。

  9,最近我一直讲,全球股市有三座大山,明年会不会有根本性的转折和改善?坦率说,没那么容易,我的看法是,现在的状态是山不转水转,三座大山(中美贸易、美股货币周期、中国经济)倒逼市场化机制的修复。

  10,第一座大山就是中国经济的下行,不要有太多幻想。中国经济下行是很正常的,无论是地产还是工业企业的状况、产能利用率,已从高位回落了。

  11,这时候能够有点亮色的,我反而倾向于基建,就是以轨交为代表的基建,还是需要托一托的。

  12,坦率说,我最近在写策略报告的时候也做反思,因为今年去杠杆的力度比较

  我认为,还要实事求是,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经济失速,经济降速是允许的,但一旦失速,好像本来是慢性病,但治成了猝死、心梗、脑梗,这就坏了。

  13,还是应该维稳、托底、对冲的,特别像基建,它不像地产,我认为地产的放松最多只是局部的修复,很难是大力度的刺激,但是基建的加大力度,我认为是可为的。

  14,我最近很喜欢给大家推荐一本书,我看了以后,更加坚定用基建托底、用积极的财政政策进一步托底的思路。

  现在,我们无论减税还是其他财政支出还是太弱了,因为前面一刀切的强监管和去杠杆导致了收缩过猛,很多的后果会超预期。

  1990年,日本资产泡沫破灭,到了1997年,他们也考虑去杠杆和财政改革。结果,以桥本龙太郎为代表的官僚体系为了政治正确、急于求成,以反对凯恩斯主义的名义来反对财政托底,结果引发猛烈的收缩效应。

  同时,1997年下半年,东南亚金融危机已经开始蔓延了,日本的金融体系,无论是山一证券,还是几家排名日本前20大的银行,都相继出事。

  16,值得庆幸的是,我们的变化比桥本龙太郎更早、更快。日本是已经出危机了,大型金融机构已经出现破产,已经是金融危机的状态,才开始调整,结果以桥本龙太郎的下台结束。

  17,而我们这一次,10月份只是发生了股权质押风险,可能对于券商有压力,但是对于银行,风险还没蔓延,我们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了。

  18,我们可能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,因为至少我们没有一条道走到黑,现在的政策基调已经转变了。

  19,然而,病去如抽丝,政策改变之后,企业家恢复信心还需要时间,有些民营企业家还是心存疑虑,甚至有人说,这是老乡别跑、为国接盘。

  20,但我们理解,政策对于资本市场的影响,要看边际变化。至少从2018年强力的去杠杆和严监管,开始转向务实稳健,转向休养生息,这是正面的。

  最差的时候、中国可能会出现硬着陆和发生金融风险、金融危机的时刻已经过去了。但是,离基本面见底还需要等待。

  22,回顾日本1996年到1998年,你会发现,金融危机其实离我们并不远,只是我们这一次比桥本龙太郎幸运一些,我们的传导机制可能更顺一些,踩了一脚刹车,整个政策的基调有所缓和。

  23,这甚至也印证了我对于贸易摩擦的看法。早在7月,我对贸易摩擦的看法就跟别人不同。我认为,贸易摩擦大打比小打好,早打比晚打好,贸易摩擦可能对我们是帮助。

  24,事实看来,的确如此,如果没有贸易摩擦,我们可能还更加自信,我们更加忍,勒紧裤腰带。现在有外部压力,我们反而更加务实,避免内外交困。

  25,因为日本1997年的时候,东南亚金融危机还没有出来,已经作死,开始出危机了,金融机构已经开始出现倒闭破产了。

  这一次,特朗普无意中给我们助攻,让我们能够制衡,不是僵化机制一路走到黑,反而是能够转向务实。

  26,我们倾向于,下阶段政策宽松还会继续,特别是明年,财政政策发挥的作用可能比今年更大。

  27,积极推进大型项目,无论是轨交或者说高铁,或者是民生工程、5G、军工,反正就是跟政府采购相关的,明年大概率是成为对冲经济的核心力量。

  28,为什么要对冲?因为不对冲,整个金融体系会有预期的自我强化,特别是现在大家的预期都比较低的时候。

  29,如果经济失速,那很糟糕,整个金融体系可能都会受到冲击。因为如果经济失速,房地产是扛不住的,而房地产一旦产生调整风险,那才是线,

  因为很多投资者都觉得,现在不放房地产、不降息,政策力度不够,而我认为,现在没有任何必要去打肿脸充胖子。

  我用年龄作比,中国已经是40多岁的壮年人、中年人,而不再是十四五岁的年轻人,行为模式应该是放慢脚步,注重休养生息,节奏、作息时间要好好安排。

  四五十岁的人,健康就是最大的幸福,非要各种打激素,反而把健康搞得一塌糊涂。

  ,2019年,超预期的货币政策宽松、或者超预期的大放水、降息降准叠加刺激房地产,这种概率是极低的,这一定是有前提的,前提就是中美关系失控。37,

  因为现在的房地产价格就像是庄股,老百姓是锁仓的,如果大家按以往惯例在赌政策的底牌,一看经济不行就会刺激房地产,每个人都这么想的,所以,大家短期都不愿意卖。

  40,同时,房地产开发商手中的库存很低,可以把该库存视为流通市值,那么,房地产这个庄股的实际流通盘很小,而老百姓都是锁仓的。

  因为暴涨,筹码松动了,出于对资产泡沫的担忧,进而对汇率担忧,反而会使得大家加大减持意愿。

  政府很难下定决心去沿用2008年、2009年以及2015年、2016年那种大放水大刺激房地产的做法。

  明年,不会是大放水加刺激房地产,更多是,房地产是政策小改善,而基建是强对冲。在对冲防止失速的背景下,政策变化的最大亮点,或者说跟前几次最大的一个不同,可能就是放松管制、激活市场化。

  明年的大概率是,经济增速回到L型,相当于再下个小台阶,然后又横一下,随着潜在增长率的下行而不断L型。52,

  但它并不是普惠式的,不会让每一个垃圾都能够非常甜,或者说风大了猪都能够飞上天,这不太可能。

  这么多年下来,中国的机构投资者增长的非常快,但是我们的资本市场一直没有摆脱四个字:新兴、转轨,特点是高换手、高波动。

  很多都是有上亿身价的企业家,但是大家心态还是穷钱的心态,是一种想要获得暴利的心态。有什么样的资金性质,就有什么样的市场。

  现在中国资本市场的资金管理方,有点像老公是基金经理,老婆是基金公司领导,是给他做KPI考核的,而大金主是来自丈母娘。大金主老是想短期考核,动辄就赎回,没有一个稳定预期。

  这反映了什么?因为市场更关注短期,更关注月度、周度、一个季度以内的情况。

  现在,我们从全球配置的角度来看,未来向中国资本市场配置的钱往往是大钱和富钱。

  但老外增持也依然无法改变某些板块的趋势,从短期角度,可能还会跌,但老外还是会增持,为什么?因为他所增持的市值,占他的总规模太微不足道了。

 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,如果你是短钱,想赚博弈的钱,而别人是长钱,赚的是长期资产配置的钱,这两个投资行为无法去匹配。

  今年10月10号,我有个演讲,当时说我现在看到做空全球股市的机会,就像2016年初看到港股来临,但当时,我虽然对于全球市场全球股市不乐观,但是我依然强调,A股是有相对收益的。

  因为在过去很多年里,美国市场跟我们不太一样,中国大概七年一个牛熊轮回,往往是五年多的熊,一年多的牛,或者撑死了两年的牛。

  现在,美国的基本面有点利多出尽的状态,因为该有的好的东西它都爆棚了。美国2018年的经济状态很像中国的2017年,多了一些不该得的利多因素。比如,中国的2017年,一个不该得的利多因素就是把老百姓的杠杆打上去了。

  结果,美股今年本来就是盈利高点,增速大约是13%、14%,而减税又火上浇油,增速高达20%多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美国明年上半年凶多吉少,只是说跌多跌少的事儿,会不会呈现一种大熊,我不知道。

  一种走法是,十年里面九年牛市,一年熊市,如果九年的牛市里面,资产泡沫、债务风险累积的过多,那它的熊市就很惨,往往跌45-60%左右的调整,比如2001年、2008年。

  我认为,从10月初至明年二季度有20%多的回撤的概率很大,有一部分钱会考虑从美国市场出来,转而进行全球资产配置。

  比如桥水基金、Blockrock(贝莱德)等海外配置型的大资金,他们反而都认为,中国资本市场是全球长线资金配置的宠儿。

  他们担心,现在大多数的外资机构对中国太乐观了,而外资普遍重视基本面,一旦看到中国经济或者全球经济未来半年降速,那时外资可能阶段性减持新兴市场股市,从而导致港股和A股的短期调整。

  所以我们也很困惑。比如在2018年,前三个季度每天都是净流入,但是在三季度末、四季度初时,也有一个阶段是净流出的,这也说明,外资资金的属性是不一样的。

  减税对于企业利润改善的强力刺激效应将在2019年消失。美国市场是基本面驱动的市场,美国经济明年上半年确实面临下行压力。

  在信用扩张、杠杆扩张到一定程度后,美国一加息,债务风险就开始累积,之后出清,新的一轮货币周期就像春夏秋冬一样,又开始进入了轮回。

  美股走熊其实是布谷鸟的声音,预示着春天的来临。所以,现在美股走熊是好消息,而不是坏消息。短期来看,美股走熊,对于全球资产配置会引发避险情绪,对于新兴市场,甚至有可能还会进一步地杀跌。

  事实上,两年期和十年期美债利差到零或者倒挂的时候,都预示着经济离衰退不远了。

  至少现在,风险溢价还是比较低的,现在更多的是基本面因素,而不是资产泡沫的因素。

  如果明年年初换汇的集中密集期告一段落,人民币的预期可能比现在要稳定的多。一旦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减弱,境外的中资企业美元债、境内的信用债、可转债以及利率债,都会明显受到外资的追捧。

  2017年,中国的GDP占全球比重超过15%、股票市值规模(包括A股、B股、港股中资股、海外中概股)占全球股票市值的比例高达17%;债市规模占全球债市规模的比重超过12%。

  好消息在于,跌了以后,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,已经处于历史的底部区域;更好的消息是,2019年欧美货币政策收紧和全球经济下行导致金融风险释放时,已经率先调整的中国股市具有更好的性价比和相对收益。

  说白了,银行公募理财和公募基金基本是一样的,而且它不需要证监会给批牌照,可以直接就开工干公募基金公司的业务,而且它比公募基金多了一块“非标”业务,不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35%的资金可以投非标债权资产。

  怎么来理解科创板?我认为,科创板可以结合中国制造2025规划来深刻理解。

  因为A股本质是相信未来,资金性质是本地化的资金性质主导的,而香港太相信基本面了,资金面也比较的弱一些。

  反过来说,它忽略了整个政策转向。政策转向其实使得各个领域的龙头公司,无论是国企还是那个民企,反而死不了。

  我们对人民币的看法是市场里偏乐观的,人民币压力最大的就是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。

  这个时候破不破7?不知道。但即便破7,也是有抵抗地破7,或者扭扭捏捏地破7,而且破7有个前提,一定是对冲贸易摩擦的恶化。

  战略性看好可转债。一方面,经济下行,政府怎么降杠杆?政府希望用市场化的方式来推动,就是债转股。

  比如金融科技、云计算及大数据、5G、军工、新能源、新能源车产业链、油服产业链、医药等行业,因为这些行业属于瘸子里面挑高个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lanziego.com/buguniao/113.html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推荐文章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  Powered by Dedecms 5.7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